澳门新莆京官网网站登录app|首页welcome

使用帮助
  1. 首页
  2. 正文

言不妄发 词不虚掷 ——读余志海《宝镌堂诗文钞》有感

作者:佚名  日期:2022-04-28 12:13:54 点击数:

言不妄发 词不虚掷

——读余志海《宝镌堂诗文钞》有感

李永平


3192D

余志海著,屈小宁注:《宝镌堂诗文钞》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

格律诗的写作,当以格律为先,除平仄相对之外,还要求辞藻和内容的对仗工整。律诗在字句、押韵、平仄等方面都有具体要求,在此基础上进行创作,诗人无异于“戴着镣铐跳舞”,其创作之复杂与不易可想而知。因此,能突破这重重束缚,将自己的所见所感诉诸笔端,余志海的才情便无需赘言。

在中国传统诗歌创作中,“意象”的使用非常重要。刘勰《文心雕龙·神思》就提到了“积学以储宝,酌理以富才,研阅以穷照,驯致以怿辞;然后使元解之宰,寻声律而定墨;独照之匠,窥意象而运斤:此盖驭文之首术,谋篇之大端”。《宝镌堂诗文钞》中一些意象的选取便有可圈可点之处。《飘絮》:“乱絮争浮荡,茫然若断魂。翻飞空有致,起落了无痕。朝就青苔巷,夕投金马门。随风飘不定,何处是归根?”这首诗就通过“飘絮”这样一个意象,反映了现代人面对碎片化、快餐化的世俗纷扰,内心的困惑和飘摇失根的怅惘。“朝就青苔巷,夕投金马门”让人不禁想起了杜甫“朝扣富儿门,暮随肥马尘”的无奈、无助与无力!

《晚秋》:“西风金马虏秋残,入目关山次第寒。雾脚茫茫莎色乱,霜声落落柿容丹。夕阳垂地识舟近,迟暮临风放眼宽。月出云开惊客晚,满天星斗又阑干。”这首诗通过“西风”“雾脚”“霜声”“夕阳”等密集的意象,像画家点厾几笔,感叹岁至深秋,岁月蹉跎,人事代谢的苍茫与失落。

《宝镌堂诗文钞》的诗歌风格亦富有特点。《端午节雨中吊屈原》:“五月望归屈子魂,湘江苦雨落纷纷。竹编字字申无那,兰畹株株立不群。热泪洗枯千古恨,华章惊破九天云。滔滔白浪空悲咽,阵阵萧骚独吊君。”湘江苦雨,华章破云,颇有“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“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”之感,悲苦萧瑟之情涤荡天地、沟通千古,隐忍而后喷发,哀恸而后独吊,情随景渐次生发,起承转合水到渠成,表达了对一代文宗屈原的悲悼之情。

《大散关》一诗,作者归入游览即景一类。原诗写道:“崇山峻岭阻飞鸾,鬼斧神工辟险关。争战百回伤累累,铸盘千载锈斑斑。从来豹旅侵羸国,多少铁蹄蹂故山。魏主金宗今不在,风吹往事白云间。”诗歌先写大散关的险要,接着追忆大散关的历史典故,抒发了作者对大散关地理、历史的深沉思考,具有咏史诗沉郁顿挫的风格特点。

《雨中谒成都杜甫草堂》:“几多甘苦几多狂,几个知音共苇航?舜日尧天宣大义,民胞物与荐悲肠。湘江碧浪讴忠骨,蜀巷青松荫草堂。细雨秋风连古道,子规声里沐遗芳。”诗歌本着同情与理解,抒发了对杜甫悲天悯人、民胞物与情怀的深沉敬意和怀念,可与杜甫的名作《蜀相》相对读。

有人说,由于古今语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古人所创制的诗词格律,令许多喜好格律诗的今人很难掌握。其实,古典诗词创作知识的掌握并非难事。人们一般视为畏途的诗词平仄规律的掌握,古今音韵变化的学习,一般的诗词创作课或者诗词创作入门教材就能解决。做好古典诗词的真正难度,在于长期的创作实践。

余志海诗文的成就,就与创作实践密不可分。最近20多年,他就专注地干了两件事,一是写诗,一是书字。在今天,能坚持20多年诗歌创作,本身就难能可贵。正像屈小宁教授在《宝镌堂诗文钞》后记中所写的那样,“时至今日,网络发达,凡事唯快,人皆繁忙。食求快餐,行求快车,闻求快报,寄求快递,靡不有快者。”此所谓“快餐时代”及“碎片化时代”。身处以新闻传播为己任的新闻传播学院,余志海数十年如一日,从事诗词创作,集腋成裘,聚沙成塔,水平日臻完善,完成近14万字规模的诗文集,实为不易。

文学在今天存在的意义在于,除了古典传统的闲情逸致之外,更需要对社会的深度参与,进一步发扬乐府诗的现实主义传统,写现实、抒怀褒贬是应有之义。余志海的诗,在舒朗的抒怀之余,饱含了对社会的深度关怀和期许,这和杜甫沉郁顿挫的形式相表里,在同龄人的古诗文创作中,当属佼佼者!

当代古诗词大家胡安顺教授读了余志海的《宝镌堂诗文钞》后曾经这样评价:“志海君倾心向古,高标孤诣,研作律诗者有年矣。日不废搦翰,夜不忘揆理,言不妄发,词不虚掷,意求写真,文思构巧,故能日进月积,佳句时出。”

原刊《陕西日报》2022年4月27日12版



相关内容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